埃航空难首笔保险理赔款265万已赔付 ,买没买保险赔付额度差别竟然这么大!

作者:曹旭坤
《中国保险报》报道:埃航空难后,各大保险公司已完成首笔265万元的赔付。在国内,如果没有购买任何保险,只能得到航空公司的赔偿,也就是最高40万的法定额度赔偿。

飞往肯尼亚的

波音737MAX8客机,

在起飞仅6分钟后便发生坠毁

机上157名人全部遇难

无一生还…

其中还包括8名中国籍乘客

这架飞机上有医生

有教授

有作家

有法律系学生

甚至还有很多从事人道主义的年轻生命

他们原本前程似锦

结果却因为一场空难

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在遇难的8个中国同胞中有央企员工,有联合国工作人员,有事业成功的商人。他们来自浙江、山东、辽宁、湖北、香港……年龄最大的是1972年的王明,最年轻的是1997年的陈璐((文中陈璐、王明、等为化名)。

金也淘:他在南苏丹驻扎了4年,亲历过战争、枪击、疟疾,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却没能躲过这场猝不及防的空难。

他的朋友圈定格在2月16日,图片里是一个玫瑰造型的蛋糕。配的文字是:这是生命里最好的五年,期待下一个更好的五年,可惜再也没有下一个五年了。

陈璐:是浙江万里学院的大四学生,今年即将毕业。3月9日从上海出发前往埃塞俄比亚旅行,此次是和男友相约前往非洲旅行。下个月月底,她将迎来22岁的生日。

姑娘的微博个人简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然而,命运却给了她最残酷的安排,本以为是人生新的旅程,却成了你生命的终点!

周圆、金也淘、高爽、王昊都是央企员工,他们的名字先后披露在遇难者名单上。常年在非洲一线工作,在很多人看来,他们的奋斗轨迹如同一场追梦旅程。照片上,已为人父的周圆英俊刚毅,眼神透着自信,同事形容他“激情澎湃又坚韧不拔”。

这是一趟永不抵达的航班,没有人预料到意外比明天先来。或许最后一刻,王昊会想起8个月大的儿子,他张开稚嫩的小手,等待久未见面的父亲抱抱。周圆、曾成毅、黄真桢等都已为人父母,也许他们最放心不下的同样是孩子。

或许,陈璐会回想起她和男朋友第一次见面的雨天。他有温柔的眼睛,那顿饭,他们滔滔不绝地聊了两个小时。

或许,那些开疆拓土的事业版图对王明都不再重要;而金也淘还相信,就像他最后一条发布的朋友圈,过了生命中最好的5年,他将迎来更好的5年。

昨日还鲜活的青春,今天已灰飞烟灭,生命太过脆弱,脆弱得让人难以相信我们已经分别,原来,一直认为还来日方长,却不知亲人悄悄乍然离场,留下了8个破碎的家庭。

意外尤其是空难往往给当事人及其家庭带来极大痛苦和损失。意外发生后,不可回避的就是如何解决赔偿问题。

事故发生后,人保财险、人保寿险、中国太保、中国平安等险企均启动了重大突发事件理赔应急机制,排查遇难名单客户情况。

据《中国保险报》报道:各大保险公司已完成首笔265万元的赔付,给遇难家庭撑起一片天。

中国平安:平安养老险在事故发生第二天,即3月11日上午10时接到客户单位人事报案,并核实客户王某在此次事故中不幸遇难身故,涉及意外身故保额合计120万元,在10小时内完成客户的理赔结案。

中国人保:人保寿险经官方信息比对,1名遇难人员为人保寿险客户。人保寿险立即启动特殊赔付流程,主动联系投保单位并对家属进行慰问,截止发稿已完成125万元的赔案处理。 

人保财险:现已确认8名中国遇难者中,有2人所在单位投保了雇主责任险附加短期海外公干保险,另有1名遇难者投保意外伤害险。并于3月12日主动上门,现场收集资料并简化索赔单证。在单证收集齐全后的6小时内即向被保险人支付了20万元赔款(每名遇难者10万元),现赔款已到账。

中国人寿:截至3月11日,已初步确认8名中国乘客中,有1人由其所在单位投保中国人寿团体交通意外险,预计赔付金额50万元。中国人寿已主动联系投保单位,将根据客户家属意愿随时提供理赔服务。

意外事件的发生是难以避免的,面对各类风险人们只能积极防范,但并不能完全消除。购买保险虽然不可能因此而防止意外事故的发生,也不可能给遭遇不测的人新的生命,但它可以通过保险公司的经济补偿,完成死者一些未尽的义务,留给家人一份长久的关爱,从而减轻家人所承受亲人逝去的心理和经济上的双重打击。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保险是分摊意外事故损失的一种财务安排。

1988年12月,一架泛美航空公司班机在飞越苏格兰小镇洛克比上空时发生爆炸,造成270人丧生,其中189人是美国人。

涉嫌制造这起空难的是两名利比亚人。时隔17年后,2005年利比亚政府承诺的对洛克比(Lockerbie)空难家属提供总额为27亿美元的赔偿,平均每个遇难者家庭将得到1000万的赔偿金,创下世界空难史上赔偿金最高纪录。

在国内,不论有无购买保险,40万人民币是国内航空公司承担的赔偿最大限额。2006年2月,原中国民航总局发布《国内航空运输承运人赔偿责任限额规定》,将每名旅客的赔偿限额由7万元提高至40万元。

如,2000年武汉空难,每人赔偿12.5万元;2002年大连空难,每人赔偿18.4万-19.4万元;2004年包头空难,每人赔偿21.1万元。以上空难均在2006年以前,实际赔偿金额均大于当时法定限额,因中国空难赔偿标准参考经济水平,即消费指数的变化。

也就是说,如果遇难者没有购买任何保险,那么只能得到航空公司的赔偿,也就是最高40万的法定额度赔偿。

但若遇难者投保了航空意外保险,按投保金额一般可获得赔偿40—800万不等,加上航空公司的赔偿就可以获得赔偿总额为80万—840万不等。

如果遇难者平时投保了一般意外保险(按投保金额一般可获赔偿10—100万),同时又投保了航空意外保险,即可得到赔偿90—940万元。

如果遇难者投保了终身寿险和附加了意外医疗险、意外伤害险,又投保了航空意外保险,赔偿则会更高,甚至可以超过千万。

一位在北京工作经常出差的冯女士告诉本报记者:“因为每次订机票,就可以添加航意险,所以也没想再单独买,但现在看来还是很有必要买一份综合意外险。”

另一位经常出差的高女士在看到此次埃塞俄比亚飞机失事事件后则毫不犹豫购买了一份一年期综合意外险。

生命真的是很脆弱,也是无价的,逝者已去,活着的人还是要活着,风险是无处不在,意外和明天谁先来,无可预期,谁都不能避免,凶残的意外能轻易的击垮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即使你有钱,四个老人要养、孩子要养、车子房子都要养....  当风险真的发生时,你就知道什么才叫现实!

给活者生活的希望,给逝者生命的价值和尊严就是保险的意义!

假如明天我离开了,父母的养老谁该去承担,他们也老了;

假如明天我离开了,爱人该怎么办,因为日子还要继续;

假如明天我离开了,孩子该怎么办,我想让他过他想要的生活;

假如明天我离开了,那我今天应该做些什么?

保险是唯一能够在风险来临的时候,把风险带给我们的损失降低到最低程度的金融工具,千万可别忽视了!


参与评论
收藏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